当甘孜县幻化成油画,便造就了魂牵梦绕

时间2018/12/17 16:56:57 信息来源:未知 点击:0 加入收藏

被人常提起的甘孜县,有绵绵长长的雪山、一望无际的草原、水天一色的雅砻江,以及那些深藏在秘境中的美。


网络上频繁转载的甘孜县:颜色鲜艳,大气磅礴的湛蓝天空,五颜六色、千姿百态的鲜花点缀着琉璃般的碧绿草原,雪山环绕、水色清莹碧蓝的珠牡湖。



画|家|笔|下


甘孜县


然而在一位画家的笔下,甘孜县的色彩朦胧宛如水墨般清丽静谧。

在他的画笔下,高原阴天柔和而明亮的光照下的甘孜县,万物自有秩序。



那是不为熟知的甘孜县另一番风情,满是白杨树的小院、带暗红色墙面的青灰平房屋瓦、水井、石砌的花台、草坪都是有灵魂的载体,古老僻静的小巷或孔萨土司的官寨遗址让他得以欣喜。




  刘洵  


四川成都人,生于1960年2月14日,成都西华大学艺术学院教师。1980年考入四川美术学院绘画系。1984年毕业分配至成都市歌舞团负责舞美设计。1986年调入甘孜藏族自治州,先后从事大学教学、舞美设计等工作。1989年至今,在成都西华大学艺术学院美术系工作。2003年油画作品《干花》入选第三届全国油画展。



刘洵《干花》



20世纪80年代

刘洵来到甘孜县,被甘孜县风光深深吸引,遂到文化馆求职,凭借着自己对艺术文化的演绎,成为幽静小院中的一员。



“当我步入这安静的园中,就好像受到命运之神的牵引,好像是来到唯一的也是最后的归宿。”他觉得甘孜县这地方似乎与他前世有缘,每个角落都有提供冥想的细节,心又回到童年,因此多年后仍然对甘孜县魂牵梦萦。



21世纪


刘洵再次来到甘孜县的住处:土红色墙面的二层楼房,已经被拆除了三分之一的部分,但他的“故居”竟依然完好,因为县文化旅游的原因,一些能歌善舞的本地人被组织起来。据说他的房间现在的主人是一位跳舞的女子……愿望是还想进去看一看,大门紧锁,主人不在家。


站在院墙外面,他从这里通过两棵残存的白杨树看见昔日住所的房顶、再亲切不过的窗户,房顶的上方是远处有坟墓的山梁。天色已晚,身后一颗圆形的树冠上聚集了许多小鸟,在他心中:回忆依旧清晰。



“我特别喜欢观看甘孜阴天的云层,清晰而安静,万古如斯……深信许多永恒的艺术形式是直接受到这种秩序的启发而产生的……甘孜冬天的早上,细如丝网的杨树梢被寒冷凝固在清冽的天空,是最容易怀念和被怀念牵挂的时候。”


隐|秘|气|质



甘孜县


如果说,刘洵的个人油画特色造就了甘孜县另一面不为熟知的神秘,不如说是甘孜县自有的隐秘气质激发了刘洵的创作灵感。


他常在住宿的窗户边眺望远处的冻土、圆形的树冠和大尾巴狗,站在那儿写生就是一整天,他为甘孜县着迷,为这片激发他源源不断创作灵感的土地如痴如醉。


在他笔下的甘孜县,结合中国传统工笔淡彩绘画的特点,并没有浓墨重彩,细致典雅,意境隽永。山依然巍峨高耸,草地依旧广阔无边,天空却清冽宁静,甘孜县的一山一水都有各自和谐的情感美和静观的意境美,使人感到一种隐喻的内在功力和柔美意境。


并且他还发出过感慨


“天性幽默和对音乐、舞蹈自然地热爱是这里的居民重要的性格特征,这片土地上生息繁衍着一代又一代默默无闻的音乐、舞蹈大师,他们独有的艺术天赋是离不开这片坚硬的土地的,是上天专为舒缓严寒与孤独而赐予这里的居民,他们中的佼佼者一旦离开故土,涉足明星的行列,艺术生命往往就此打住。”


善|养|艺|术


甘孜县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甘孜县,一个善养艺术家的地方。


除却刘洵,我们熟知的千年传承的甘孜县,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艺术家,他们散布在甘孜县的每个角落,血液里流淌着艺术家的特性,他们仿佛生来就会吟唱或是歌舞。



雅砻湾湿地公园


千年来,甘孜县孕育的著名艺术家,像极了甘孜县的山山水水,明理奔放,热情不羁。



流水潺潺的小溪


他们画出了甘孜县春季的荒野、夏日的花海、秋天的光影,冬季的苍茫;

他们在天高云淡的达通玛大草原上舞蹈,恰似巨大的绿毯上跳跃的精灵;

他们在桀骜不驯的雅砻江畔歌唱,动听的歌声配合着激流汹涌的水声回荡于天地间。



 秋天的光影,图片来源:扎呷


冬季的苍茫


清晨到黄昏,艺术家乐此不彼的游走在甘孜县,以粗犷奔放、热情洋溢的康巴文化为背景,展现甘孜县的风情万种。



古朴厚重,于任何艺术家而言,是灵感的来源,是灵魂永远的归宿,让人在敬畏中又忍不住亲近,魂牵梦绕。


我有话说

游记攻略推荐

川西旅游网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关键字Tags | 网站地图

川西旅游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4-2018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热门各县景区

热门各县景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