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西日记——从四姑娜措到当惹雍措

时间2018/12/25 11:36:29 信息来源:未知 点击:0 加入收藏

我们总习惯于对不了解的事物妄加评论,特别是在对待某些我们以为的“亚文化”上,却不去想“我们”也不过是世界的一小部分,我们眼里的“亚文化”就是别人世代相传的主流文化,是他们千百年来生活中的必需品。




藏传佛教与汉传佛教的显性区别之一:吃荤还是吃素。




对藏传佛教最世俗最大众的批判就是针对他们的饮食习惯:“喇嘛都吃肉,所以他们讲的佛法也都是骗人的。”




所以在普罗大众眼里“吃肉或不吃肉”似乎成了“是不是真佛教”最重要的标准。以至于在大部分汉族人眼里,汉传佛教比藏传佛教更令人信服,和尚比喇嘛显得更虔诚。




实际上,全世界不吃肉的几乎只有汉传佛教,在前文中已经讲过,这是拜梁武帝所赐。包括在东南亚,你到泰国、缅甸、斯里兰卡,会看到几乎所有的出家人全部都是吃肉的,藏传佛教可能吃牛肉、羊肉比较大型的动物,远离三净肉(三净肉是一个佛教术语,指信徒没有看见、听说或怀疑为了自己而杀死的动物之肉类)。东南亚可能连鱼肉,虾肉,鸡肉都吃。但是这不代表就是说,吃肉的佛教徒就是不正当的,因为佛教自创始之日起就没有只吃素这样的制度。



一般大众对佛教“五荤”的理解也是错误的,以为五荤就是五中肉类,实际上佛陀时代就规定了出家人不能吃“五荤”,而古时候的“荤菜”其实也是蔬菜,那时候的“荤”和“素”概念和现代汉语天差地别。




佛陀所指的五荤实际上也叫“五辛”。《本草纲目·菜部》曰:“五荤即五辛,为其辛臭昏神伐性也。炼形家以小蒜、大蒜、韭、芸薹、胡荽为五荤;道家以韭、薤、蒜、芸薹、胡荽为五荤;佛家以大蒜、葱、藠头、韭菜、洋葱为五荤。”




佛陀的本意是出家人为了更好得修行,首先要把自己收拾干净,避免一切污秽之物影响悟道,所以要把衣服洗得很干净,身体洗得干干净净,嘴不能有任何臭味,于是定下了不能吃“五荤”的规矩。说白了,出家人“不吃荤”其实和课堂上禁止聊天是同一回事,你想想一群和尚坐在一起学佛念经,而某人因为吃了五荤发出的口臭而影响一屋子的人,这确实不应该,就像老师说的那样“不要影响他人学习”。




藏传佛教与汉传佛教的显性区别之二:汉传和尚都同姓。




除了吃不吃肉,汉传佛教在外在形式上还有一个明显区别于藏传佛教的特点,那就是所有出家人法号都姓“释”,比如少林寺住持释永信、功夫明星释小龙等等。




“释”就是佛教始祖释迦牟尼的简称,是佛陀的姓氏,因此在法号前加个“释”字,就表示继承着释迦牟尼的道统、是佛教正统精神的传承者。佛教传入中国后,中国的出家人就自称释子,因此才有所谓“儒释道”三家的说法,而法号前面加“释”字也是从这时期开始,于是后世出家人皆改姓“释”。




藏传佛教与汉传佛教的显性区别之三:丑佛还是善佛。




如果你在藏地游玩的途中足够细心的话,就会发现藏传佛教的寺院供奉的那些神像(包括唐卡一类的画像),样子都比较凶恶,相对而言,汉传佛教寺院里供奉的佛菩萨则比较和善。这些佛菩萨,其本质是一样的,都是以救度世人离苦得乐为指归,他们的形象不同,是因为不同的文化背景造成的。



藏传佛教是由印度直接传入藏地,并与藏地本来的信仰、文化相结合,才有了供奉的神佛。藏传佛教结合了藏地最原始的本教,而本教包含原始宗教自然崇拜的内容,凶恶代表着力量,为人崇拜,所以在藏传佛教供奉的神佛中,很多都显得凶神恶煞。




相对来说,汉传佛教所供奉的那些神佛,经过儒家文化的熏陶,变得温文尔雅、慈眉善目,就以一副和善的面目示人。




藏传佛教与汉传佛教的显性区别之四:“口头禅”不同。




在藏传佛教信众中,密咒(又称六字真言,即“嗡嘛呢呗咪吽”)是修习法门,相对而言,汉传佛教中常见的念诵“南无阿弥陀佛”的净土法门,在藏传佛教中比较少见。




藏传佛教把这六字看作经典的根源,主张信徒要循环往复吟诵,才能积功德,功德圆满,方得解脱。藏医学著作认为六字真言的诗意解释是:“好哇!莲花湖的珍宝!” 而佛经上教导信众“但取其声,不取其义”,每一个字都代表观世音菩萨的微妙本心,不可以凡情世俗之智去分解字面。一心持咒,观听咒音,心念系于咒音,乃至咒即我、我即咒,方为真修法门。




《西游记》中,如来佛祖五指化作的五行山没能彻底压住孙悟空,老孙法力高深,马上要挣扎而出。佛祖为了进一步的囚困孙悟空,用了“六字真言”符咒。



汉传佛教最常念的南无阿弥陀佛是梵语的音译,“南无”,是梵文的音译,是致敬、归敬、归命的意思。常用来加在佛、菩萨的名称或经典题名之前,表示对佛很忠心,很度诚、一心归顺于佛。后面的“阿”是“没有”之意,“弥陀”是“限量”的意思,“佛”是极聪明人的意思。所以“南无阿弥陀佛”在广义上还表示为:向一切有觉悟、有德行的人致敬。




这两个佛家“口头禅”其实都是出家人修行的工具,经常念叨它们来除去心中杂念,只是因为侧重的佛典不同、使用的习惯不同久而久之导致了藏与汉的分别。



天堂之湖当惹雍错




从四姑娜措到当惹雍措,横跨整个藏区,嘉绒藏族文化如今大部分已经被汉化了,时代的发展使得东西部文化的交流越来越方便,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千百年来各自沉淀的特色和魅力在不久的将来也会逐渐消逝。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就如佛陀所说,缘起性空,一切“特色”和一切“魅力”不过是某个短暂历史阶段的产物罢了。




对于普通的旅人而言,美景与文化不可分割,它既存在,便去用心感受传承的美好,它若消亡,则敞开胸怀去畅想未来的发展,宗教是如此,旅行是如此,人生也是如此。




离开四姑娜措之后,我似乎有多了一份执念,但愿不久的将来,能够踏上象雄文化遗址之旅,去看一看所有藏人梦中的当惹雍措。


相关文章推荐

我有话说

游记攻略推荐

川西旅游网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关键字Tags | 网站地图

川西旅游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4-2018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热门各县景区

热门各县景区